当前位置: 首页 无止盡的强姦嫂子明敏

无止盡的强姦嫂子明敏


   房间里一阵压抑的哭喊,一名女子衣衫凌乱,奶罩被从衣服里扯出丢在一旁,一边的乳房被拉出衣服裸露着,长裤则是被丢到了门边,内裤还挂在脚踝上,身上压着一名男子,明显的看出两人年龄有一小段差距,男子粗暴的幹着女子的嫩穴。

   「別…..別这样,我是你哥哥的女人啊!」女子留着泪压低了叫声,两手不停的想推开对方

   但男子不为所动,反倒捏着女子的乳房,毫不留情的搓揉起来,粗壮的肉棒在体内快速抽动,随着时间的过去,女子只能默默流泪承受,直到男子在体内射出了。

   男子发洩完毕后,把沾满体液的肉棒塞进了女子的口中抽动,直到女子把阴茎清理干净后才抽出,最后拿了两张卫生纸帮女子擦下体,接着就离开房间。

   我叫做张安宇是上述强姦女子的那名男性,而那名女子则是叫黄明敏,是名大我三岁的嫂子,也是从小跟我玩到大的邻居姐姐。

   嫂子虽然并非长得貌美如花,但也算得上中上等级了,身材虽然略微瘦小,但有微翘的臀部跟C Cup的乳房,整体看上去挺耐看的,重点是个性很好简直就是逆来顺受的个性。

   沒多久嫂子整理好房间,穿上了衣服,一边整理自己凌乱的头髮和衣服走了出来。

   「算算时间妈买菜也快回来了,里面都整理好了吗?地,我帮妳扫了」我问着她

   「嗯,谢谢」她羞耻的向我道谢,丝毫不像是刚才被我拖进房间强姦的女人

   这是每天几乎都会上演的场景,早上当老哥出门上班,接着老妈送姪女上课顺边买菜,这时我就会把嫂子拖进房间里强暴她,而嫂子现在起床除了服侍老哥上班之外,还得趁人不注意时吃颗避孕药,以防止被我强姦到怀孕。

   「你早餐要吃什么,我去弄」嫂子被我幹完后,就会用这种什么都沒发生的态度继续过日子

   「姐妳不知道吗?我想要吃妳啊!」我的手不规矩的在她身上抚摸着

   「別….妈快回来了」

   「随便啰,妳煮的我都喜欢吃」我从她背后搂住她,轻声的在她耳边道着,最后轻吻起她的耳垂

   「不!不要」她拉开了我的手,从我怀中逃了出去

   「我去弄早餐给你吃」她顺了一下耳朵边的头髮就一熘烟的往厨房跑过去了

   而我也就回到房里打开了我的电脑,把今天的工作先看了一遍。

   沒多久妈妈回来了,嫂子赶紧丢下手边的工作去开门。

   「搞什么鬼这么久,地有扫吗?赶快把菜拿去洗一洗,接着去洗昨晚的衣服」妈妈念了她几句,把手提篮和手拉车丢给她

   「好!」嫂子露出了招牌的笑容

   叩叩叩…几分钟后我的房门响了。

   「我要进去啰」嫂子拿着做好早餐给我

   「其实不用敲门也可以,反正不该看的不都看过了吗?」

   「工作要做肚子也要顾,先来吃早餐,等等再继续弄」嫂子沒有理会我的调侃

   「我先去弄家事,等等在进来帮你收」嫂子叮咛了我两句就离开了

   我是一名在家工作的程式设计师,基本上一个月顶多出门工作两三次,其馀的大多都是在家里处理,有时候是跟认识的几名设计师分工,有时则是自己接Case来做,薪水虽然并不稳定,但整体下来却是挺丰厚的。

   只是父母并不了解我的工作,应该说他们根本不想了解,毕竟从小到大我就是不被看重的那个,甚至父亲过世时,也是把家中的事业交给哥哥经营,而完全沒有让我接手任何部分,哥哥也因此对我这个弟弟沒有好脸色。

   虽然在家中受到父母和哥哥轻视,从小只有隔壁的明敏姐对我一视同仁,但她却在高中时被哥哥给强姦了,后来她也就半推半就的接受了哥哥,我国中时经常看到哥哥带着她回房间,接着里面就传来了明敏姐的哭声和喘息。

   直到后来明敏姐被幹到怀孕了,只读到高中毕业就嫁给了哥哥,之后就一直在我们家里做家庭主妇,而父母其实对于嫂子一直不满意,他们一直觉得哥哥应该要配上像社交名媛之类的女人,所以与其说是家庭主妇,反而更像是嫁过来当女佣的,帮我们做家事,还有帮哥哥处理性慾。

   不过到后来哥哥出了社会,发现外面有更多值得玩弄的女人,最后当然是冷落了嫂子,而她也沒有在生下男生而被父母看不起,不过对自己的娘家她则是隐瞒了许多事实,只说在这边日子过得很好。

   「吃好了吗?」她敲了敲门进来

   「嗯!对了下午我要出门一趟,妳陪我出去坐在车里顾车」

   「那我跟妈说一声」

   「管她的,反正车子开出去她也不能说什么」

   而我跟嫂子的第一次也是在我房里发生的,对我很照顾的嫂子很了解我的工作,也知道我对电脑很在行,所以有时都会趁空闲的时间跟我学电脑,我则是利用有次妈妈下午都不在的时候强姦了她,之后一次、两次,她就跟当初哥哥强姦她时一样接受了这个事实。

   到了下午我带着嫂子要出门,妈妈则是不停的念着我,说整天都在家里不去找份正经的工作之类的。

   「这车是我买的,家里水电伙食费我都有分担,每个月也有给妳生活费,妳有本事去找份更好的工作来给我」我丢下了话就跑了

   我开到市区找了停车场停进去,带着嫂子到咖啡厅悠闲的过了两个小时。

   「这样随便跑出来不好吧」她说着

   「难道妳想在家里看別人的坏脸色?」我反问她

   「那是我做不好,不是他们的问题」

   「随妳怎么说,反正我就是想要妳陪我出来,等这两杯喝完就回去」我伸手喝了一口咖啡

   「嗯」她两手捧起杯子一口气把剩下的半杯喝完

   我看着她的嘴唇上有着一层白色的奶泡,我伸出手指把奶泡给抹了下来,接着吃进了我的嘴里。

   「別……」她想出言阻止,但我动作太快,话都还沒出口就已经吞了下去

   几分钟后我喝玩了咖啡,就带着嫂子回到车上,这时我看到停车场里四周都沒有人,突然起了玩心,就拉下了牛仔裤上的拉鍊,掏出了我的肉棒。

   「姐帮我吸出来吧」我抓着半软的肉棒甩了甩

   「这里…..会被人看到的」

   「有暗色的隔热纸遮着,不太会看进来的,除非妳吸得太久可就难说了」

   「不要!我不想在这里」

   「那好我开去宾馆,我们俩就幹到明天早上再回去」

   「你不要这样,明天早上再给你好吗?」

   我不耐烦的抓住她的头硬是把她压到我的下体,龟头在她嘴唇涂抹着,她紧闭着双眼,但双唇却是屈服的微张开来,龟头顶开了她的双唇,侵犯着她的口腔,充满骚味的肉棒正往她的舌头来回摩擦,味蕾吸收了我阴茎上的味道传入了脑中,脸颊和喉咙逐渐勾勒出我肉棒的形状印入脑海里。

   「看来习惯了不少,我还记得第一次还被我操到吐出来呢」我引导着她的头上下的套弄我的肉棒

   嫂子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人,就算百般不愿意,但最后就是会屈服,在我心里总有某总期待,希望她可以反抗我,但或许是为了家里的和谐,她总是屈服了,不只是对我,甚至对我哥和父母也是相同。

   引导几下之后,嫂子也就顺着节奏自己动了起来,阴茎从舌尖贴上一直滑入到舌根,龟头轻微触碰到喉咙就无法再进入而退出,原本半软的阴茎很快的就在她口中变成尖挺的肉棒。

   「真舒服~再把口技练厉害一点,以后就算老妈在家,妳也可以很快的帮我吸出来了」我用着既羞辱又称赞的话语刺激着嫂子

   几分钟过去了,嫂子的技术的确也不差,这部分说不定老哥也有功劳,但自从我跟她发生关系后,我慢慢的把她调教成习惯服侍我的状态。

   这时手机突然响起,我的手压在她头上不让她起身,并示意她继续动作,另一只手按下了转接开关,让手机直接接通。

   「你现在在哪边?」是老妈不悦的声音

   「还在外面等等才会回去」

   「搞什么这么久,整天在外游手好闲的,你等等顺便去接欢欢下课」欢欢是我姪女的小名

   「嗯」我随口应了一句

   「那什么声音」车内的可以说相当安静,静到连嫂子吸允肉棒的口水声都传了过去

   「声音?」我装傻的问着,而嫂子的身体被吓的抖了一下

   「就像是滋滋呜呜的声音」

   「不知道手机杂讯吧」

   「好了不多讲了,你把你嫂子带出去,她的工作都变成我来做忙死了,记得时间到了一定要去接欢欢」

   「好」我把电话挂上

   「这样也挺刺激的是不是,想一想等等欢欢还会坐上这辆妈妈帮別人口交的车上,用着充满精液味道的嘴巴她说话」我一边说着一边感受到我裤子上温热的泪滴

   「喔~喔要射啰、要射啰!!」沒多久我再度抓起她的头冲刺起来

   最后我硬是把她的头压到了最底,龟头插入了喉咙中,也堵住了气管的畅通,精液一股一股的射入,有些顺着食道进入了胃里,有些则是喷到了气管上,直到射精完成后我才抽出了肉棒。

   「咳咳咳………….噁咳!咳!咳!……」嫂子痛苦的咳着

   休息一阵子后,我抓住她吻去了她的泪,并且温柔的拍了拍她背部,最后我在她耳边小声的说。

   「明敏我爱妳」

   我说出了长久以来藏在我内心的秘密,她不敢置信的看着我,但我沒有给她回应我的机会,就发动车子自顾自的开了出去。

   到了幼稚园接了欢欢,上车后只见她一看到我就满是笑容的想钻到前座来,哥哥整天忙事业和花天酒地,而老妈虽然也对她很好,不过内心还是觉得想要个男孩,嫂子大多都在忙着做那些做不完的家事,结果我这个整天在家里又挺喜欢小孩的叔叔,很快就变成她最爱的玩伴。

   「坐好!拉上安全带」不过有时为了安全,我也会摆出严厉的脸孔

   「喔」欢欢乖乖的拉上安全带

   「先绕去买个冰淇淋再回家吧」

   「嗯嗯!」欢欢高兴的点点头

   买好了冰淇淋,欢欢也就安静下来吃着,沒多久突然开口问了一下。

   「妈妈妳沒买喔?要不要吃我的」欢欢吃了一球后问着

   「不用了妈妈不喜欢吃冰的,妳吃就好了」我看了嫂子一眼,明白她是因为嘴里的精液味,所以不想再吃其他东西

   回家后嫂子免不了挨了顿念,而我则是继续做自己的事情,等到晚饭弄好才再出来,晚餐时间基本上哥哥都不会出现,大概都是九点后才会回来,妈妈就会不断的说哥哥为了这个家怎样又怎样的。

   而实际上家里水电和菜钱开销大多都是我出的,有时嫂子还得跟我借支一下,想当然免不了被我一阵抽插,哥哥很少拿钱回家,从小被大小眼惯了的我,其实也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吃完饭嫂子处理好善后,帮姪女洗完了澡,欢欢就缠住了妈妈吵着要出去买甜食吃,妈妈禁不住撒娇也就只能带她出去,这让我抓到了少许时间,当嫂子帮我放好洗澡水叫我洗澡的时候,她也被我一起拖了进来。

   「唉~等等」

   「好久沒有让你湿着身子幹妳了」我拿着水就往她身上泼

   「別鬧等等妈妈和欢欢很快就会回来」嫂子用两手挡在身前,但根本就沒有用处

   湿透了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,把身体的曲缐给显现出来,湿淋淋的秀髮透出性感,看得我下面硬得忍不下去,我快速的脱光了衣服,接着将她推进了浴缸里,浴缸的水不停溅出,水声、叫声不断传到客厅,沒多久就听到重重发出了啪!啪!啪!啪!,嫂子吸满水的衣服被我一件件的丢到磁砖上。

   「不要这已经是第三次了,喔~~不可以再来了」嫂子的阴道再度被我的肉棒给侵犯

   「配合一点,拖太久真的会被发现喔」我这样跟她说,她也就不再反抗

   几分钟后我在她体内射出浓厚的精液,同时嫂子颤抖的身体也流下了高潮(屈辱)的眼泪,不过沒有时间让我们沉浸在淫慾之中,现实很快就把我们叫唤回来,为了节省时间,我洗着头髮时,嫂子就帮我擦背、洗身体,甚至是洗着刚才进到她体内的硬物。等我洗好出浴室后,我才回到房间喘了口气,而在此同时嫂子也是躺在浴缸中喘息以及哭泣着。

   之后妈妈和欢欢回来了,但她们丝毫都沒有看出异状,当嫂子走出浴室时,脸上看不出任何异状,这是嫂子的优点,或许也是我喜欢和厌恶的矛盾点,哭过就马上坚强的继续过日子,可我内心深处却期待着她反抗,不只是对我甚至是对哥哥和妈妈的对待而反抗。

   等大部分的家事都弄好后,嫂子进到了我的房间,她很少会在这个时间进来。

   「安宇我想拜託你去药局帮我买事后避孕的药」因为沒预料到我会在这个时间幹她,沒有事先吃好药

   「今天很危险吗?」

   「不是可我怕像上次那样」

   上次……我也是在不对的时间硬是强暴了嫂子,之后嫂子就有了身孕,虽然我想说把他当作哥哥的小孩生下来,但嫂子死活就是不答应,大概是哥哥都沒碰她却有了小孩会被怀疑,也有可能是嫂子不想伤害自己的丈夫吧。

   「好吧,我现在就出去」

   要出门时哥哥正好喝得烂醉回来,我正好用着去买醒酒药的理由出门。

   「明敏妳跟他去,不然他又不知道会鬼混多久才回来」妈妈倒了杯水给哥哥喝

   虽然药局沒有很远,但我却还是开车出门,当然沒有多久就把药买好了,回到车上后嫂子急忙拆开了药盒,却看到水瓶已经在我手上。

   「水给我,我要吃药」

   「嗯~给妳可以,不过我要点奖励才行」

   「你哥哥还在家里等,而且今天已经很多次了」她明白我要的奖赏是什么

   「这样好了,我要妳主动骑到我身上,用妳的身体磨蹭我,让我亲妳5分钟就把水给妳」我把椅背给放了下来,满脸得意的看着她

   嫂子徬徨的看了看我,确定我不是跟她开玩笑的,只好把药盒放着解开了安全带,骑上我的身体,我看着眼前的女人是那么的诱人,在我眼中什么名媛、女优通通比不上我眼前的嫂子,在我的眼中她是最美丽的存在。

   「是这样吗?」嫂子趴到了我胸口,并且前后的摇动身体

   「有感受到吗?我对妳有了反应」我的硬物顶在她的腹腔

   「嗯」嫂子不知道该怎么说,只好应了我一声

   「来接吻吧」我贴住了她的双唇,舌头钻入了她口中侵犯着

   我盡情的享受着这5分钟,把怀中的女人想像成我的妻子,是属于我的女人,忍不住的抱住她翻过了身,虽然隔着衣服却还是像在幹她似的顶着她的下腹,而嫂子竟迎合着我,但5分钟过了,我的慾望沒有发洩出来,就像现实一样,她终究是我哥哥的女人,我停下了动作准备让她回到座位上。

   「你想要吗?」她说着我不敢置信的话

   「但妳是我哥哥的女人」

   「再给你5分钟,这5分钟我不属于你哥哥」她微微的将裙子拉上

   我急忙的拉开了拉鍊,而她则是让我进入她体内用力的抽插着,车子开始随着我们的动作而晃动,5分钟过了,我们两人都装成不知道似的,就像我们两人都捨不得离开这一刻,在我射入她体内时心里感到满足,但同时又因失去她感到失落。

   嫂子抽了张卫生纸擦拭着我们的下体,我则是整理着两人凌乱的仪容,最后我在她唇上轻吻了一下。

   「明敏姐我爱妳」这是我内心的真话,但她沒有像在下午时候想跟我确认,因为她知道这是真的

   接着我把水瓶拿给她,等她吃下了药后才开车回家,回去后当然还是被念了几句,而事实上,就算我们再怎么快回去,妈还是会有话说。

   一个月后我们还是像平常一样过着日子,那一晚上的嫂子像是消失一样,每次我想要她的时候,还是不免一番推託和拉扯,但我倒是不讨厌就是了,每次看到那不愿意的表情还是会让我想征服她,就算只是得到她的肉体也好。

   嫂子两颊流着眼泪,熟练的收缩着阴道,将不该存在她体内的精液排出,当整理好之后,还得摆出笑容问着我早餐要吃什么。

   「吃妳」每天我都是这个答案

   「嗯」嫂子对于回答不出来的话都会轻声带过

   「那就是可以啰」我鬧起了她

   原本穿上的裙子又被拉了下来,我两手捏着嫂子的臀部。

   「坦白说我觉得妳太瘦了得多吃一点才行」过瘦的身材至少让嫂子少了一个罩杯

   「別鬧了!妈快回来了,衣服也都还沒洗呢」嫂子紧抓着裙子不让我整个拉掉

   挣扎了一阵子后,我也玩鬧够了才放开嫂子让她做家事去,而我今天有案子要结案要去客户那边跑一趟,吃完早餐弄一弄就出门了,等到回家已经是晚上了。

   「真沒想到哥今天还真早」回来时也才7点,沒想到哥先回来了

   「叔叔」刚进玄关欢欢就冲过来抱住我的脚

   「怎么有客人来吗?」

   「嗯嗯,爸爸带了名阿姨回来,但奶奶不让我进客厅」我心里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事情

   我把姪女带回房间安抚好,就走到了客厅看看情况,基本上就一名女的坐在哥哥身旁,身体靠在哥哥身上,而妈妈坐在对面,嫂子则是站在妈妈后面低着头。

   「所以她的肚子里有了孩子,而且还是男的」妈妈问着哥哥

   「今天去检查过了医生说确定是名男孩沒错」那女的看来大约二十初头,除了年轻貌美之外,也挺会打扮的

   「那可太好了,她的肚子里有我的金孙」妈妈高兴得跳了起来

   「那么嫂子呢?」我开口了,我看嫂子都沒有开口

   「离婚啰,不过如果妳想继续住在这边照顾欢欢,我也不会反对,妳就搬过去跟欢欢睡吧」哥哥毫不在意的说出伤人的话

   「你说什么屁话!!」一股怒气灌到了头顶上

   瞬间就冲了上去,两个人扭打在一起,身边传来尖叫声要我们住手,我抓着他的领带拉扯,另一手不断的往他的脸招唿,不到一分钟他就被我打得鼻血直流,最后妈妈跟那个女人带着他去医院处理。

   「你不用这样的」等一切平静后,嫂子拿着冰袋冰敷着我的手

   「他不要妳,我要妳,妳跟欢欢和我搬出去住好吗?」

   「不」嫂子摇摇头

   「为什么?难道直到现在妳还爱着他」我生气的问着

   「欢欢需要爸爸,而他就是我丈夫啊!」嫂子无奈的说

   「一个毫不在意她的爸爸吗?比起我,他跟欢欢相处的时间连我的十分之一都不到」我大吼着

   「不是那个问题」

   「难道他就那么好,难道我就不可以吗?」在愤怒之中我说出了心里话

   嫂子低着头不回应我,我心冷了,原来我在她心里永远比不上那个对她不理不睬的哥哥,我推开了冰袋回到了房间开始打包了起来,沒多久她也跟了进来。

   「你在做什么?」她问着

   「我要离开这里」基本上我拿几件换洗的衣服和身份文件、存簿印章等就沒有问题了

   「你不该离开这个家」

   「该离开的人不离开,那我这个不该离开的人离开又怎了」我提着行李撞开了嫂子,开了门就往车库走去

   我把行李丢进车里,当我坐进车里发动了引擎后,嫂子开了车门坐到了副驾驶座上。

   「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出去乱跑」

   「随便妳」油门一踏就开了出去

   

房间里一阵压抑的哭喊,一名女子衣衫凌乱,奶罩被从衣服里扯出丢在一旁,一边的乳房被拉出衣服裸露着,长裤则是被丢到了门边,内裤还挂在脚踝上,身上压着一名男子,明显的看出两人年龄有一小段差距,男子粗暴的幹着女子的嫩穴。
「別…..別这样,我是你哥哥的女人啊!」女子留着泪压低了叫声,两手不停的想推开对方
但男子不为所动,反倒捏着女子的乳房,毫不留情的搓揉起来,粗壮的肉棒在体内快速抽动,随着时间的过去,女子只能默默流泪承受,直到男子在体内射出了。
男子发洩完毕后,把沾满体液的肉棒塞进了女子的口中抽动,直到女子把阴茎清理干净后才抽出,最后拿了两张卫生纸帮女子擦下体,接着就离开房间。
我叫做张安宇是上述强姦女子的那名男性,而那名女子则是叫黄明敏,是名大我三岁的嫂子,也是从小跟我玩到大的邻居姐姐。
嫂子虽然并非长得貌美如花,但也算得上中上等级了,身材虽然略微瘦小,但有微翘的臀部跟C Cup的乳房,整体看上去挺耐看的,重点是个性很好简直就是逆来顺受的个性。
沒多久嫂子整理好房间,穿上了衣服,一边整理自己凌乱的头髮和衣服走了出来。
「算算时间妈买菜也快回来了,里面都整理好了吗?地,我帮妳扫了」我问着她
「嗯,谢谢」她羞耻的向我道谢,丝毫不像是刚才被我拖进房间强姦的女人
这是每天几乎都会上演的场景,早上当老哥出门上班,接着老妈送姪女上课顺边买菜,这时我就会把嫂子拖进房间里强暴她,而嫂子现在起床除了服侍老哥上班之外,还得趁人不注意时吃颗避孕药,以防止被我强姦到怀孕。
「你早餐要吃什么,我去弄」嫂子被我幹完后,就会用这种什么都沒发生的态度继续过日子
「姐妳不知道吗?我想要吃妳啊!」我的手不规矩的在她身上抚摸着
「別….妈快回来了」
「随便啰,妳煮的我都喜欢吃」我从她背后搂住她,轻声的在她耳边道着,最后轻吻起她的耳垂
「不!不要」她拉开了我的手,从我怀中逃了出去
「我去弄早餐给你吃」她顺了一下耳朵边的头髮就一熘烟的往厨房跑过去了
而我也就回到房里打开了我的电脑,把今天的工作先看了一遍。
沒多久妈妈回来了,嫂子赶紧丢下手边的工作去开门。
「搞什么鬼这么久,地有扫吗?赶快把菜拿去洗一洗,接着去洗昨晚的衣服」妈妈念了她几句,把手提篮和手拉车丢给她
「好!」嫂子露出了招牌的笑容
叩叩叩…几分钟后我的房门响了。
「我要进去啰」嫂子拿着做好早餐给我
「其实不用敲门也可以,反正不该看的不都看过了吗?」
「工作要做肚子也要顾,先来吃早餐,等等再继续弄」嫂子沒有理会我的调侃
「我先去弄家事,等等在进来帮你收」嫂子叮咛了我两句就离开了
我是一名在家工作的程式设计师,基本上一个月顶多出门工作两三次,其馀的大多都是在家里处理,有时候是跟认识的几名设计师分工,有时则是自己接Case来做,薪水虽然并不稳定,但整体下来却是挺丰厚的。
只是父母并不了解我的工作,应该说他们根本不想了解,毕竟从小到大我就是不被看重的那个,甚至父亲过世时,也是把家中的事业交给哥哥经营,而完全沒有让我接手任何部分,哥哥也因此对我这个弟弟沒有好脸色。
虽然在家中受到父母和哥哥轻视,从小只有隔壁的明敏姐对我一视同仁,但她却在高中时被哥哥给强姦了,后来她也就半推半就的接受了哥哥,我国中时经常看到哥哥带着她回房间,接着里面就传来了明敏姐的哭声和喘息。
直到后来明敏姐被幹到怀孕了,只读到高中毕业就嫁给了哥哥,之后就一直在我们家里做家庭主妇,而父母其实对于嫂子一直不满意,他们一直觉得哥哥应该要配上像社交名媛之类的女人,所以与其说是家庭主妇,反而更像是嫁过来当女佣的,帮我们做家事,还有帮哥哥处理性慾。
不过到后来哥哥出了社会,发现外面有更多值得玩弄的女人,最后当然是冷落了嫂子,而她也沒有在生下男生而被父母看不起,不过对自己的娘家她则是隐瞒了许多事实,只说在这边日子过得很好。
「吃好了吗?」她敲了敲门进来
「嗯!对了下午我要出门一趟,妳陪我出去坐在车里顾车」
「那我跟妈说一声」
「管她的,反正车子开出去她也不能说什么」
而我跟嫂子的第一次也是在我房里发生的,对我很照顾的嫂子很了解我的工作,也知道我对电脑很在行,所以有时都会趁空闲的时间跟我学电脑,我则是利用有次妈妈下午都不在的时候强姦了她,之后一次、两次,她就跟当初哥哥强姦她时一样接受了这个事实。
到了下午我带着嫂子要出门,妈妈则是不停的念着我,说整天都在家里不去找份正经的工作之类的。
「这车是我买的,家里水电伙食费我都有分担,每个月也有给妳生活费,妳有本事去找份更好的工作来给我」我丢下了话就跑了
我开到市区找了停车场停进去,带着嫂子到咖啡厅悠闲的过了两个小时。
「这样随便跑出来不好吧」她说着
「难道妳想在家里看別人的坏脸色?」我反问她
「那是我做不好,不是他们的问题」
「随妳怎么说,反正我就是想要妳陪我出来,等这两杯喝完就回去」我伸手喝了一口咖啡
「嗯」她两手捧起杯子一口气把剩下的半杯喝完
我看着她的嘴唇上有着一层白色的奶泡,我伸出手指把奶泡给抹了下来,接着吃进了我的嘴里。
「別……」她想出言阻止,但我动作太快,话都还沒出口就已经吞了下去
几分钟后我喝玩了咖啡,就带着嫂子回到车上,这时我看到停车场里四周都沒有人,突然起了玩心,就拉下了牛仔裤上的拉鍊,掏出了我的肉棒。
「姐帮我吸出来吧」我抓着半软的肉棒甩了甩
「这里…..会被人看到的」
「有暗色的隔热纸遮着,不太会看进来的,除非妳吸得太久可就难说了」
「不要!我不想在这里」
「那好我开去宾馆,我们俩就幹到明天早上再回去」
「你不要这样,明天早上再给你好吗?」
我不耐烦的抓住她的头硬是把她压到我的下体,龟头在她嘴唇涂抹着,她紧闭着双眼,但双唇却是屈服的微张开来,龟头顶开了她的双唇,侵犯着她的口腔,充满骚味的肉棒正往她的舌头来回摩擦,味蕾吸收了我阴茎上的味道传入了脑中,脸颊和喉咙逐渐勾勒出我肉棒的形状印入脑海里。
「看来习惯了不少,我还记得第一次还被我操到吐出来呢」我引导着她的头上下的套弄我的肉棒
嫂子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人,就算百般不愿意,但最后就是会屈服,在我心里总有某总期待,希望她可以反抗我,但或许是为了家里的和谐,她总是屈服了,不只是对我,甚至对我哥和父母也是相同。
引导几下之后,嫂子也就顺着节奏自己动了起来,阴茎从舌尖贴上一直滑入到舌根,龟头轻微触碰到喉咙就无法再进入而退出,原本半软的阴茎很快的就在她口中变成尖挺的肉棒。
「真舒服~再把口技练厉害一点,以后就算老妈在家,妳也可以很快的帮我吸出来了」我用着既羞辱又称赞的话语刺激着嫂子
几分钟过去了,嫂子的技术的确也不差,这部分说不定老哥也有功劳,但自从我跟她发生关系后,我慢慢的把她调教成习惯服侍我的状态。
这时手机突然响起,我的手压在她头上不让她起身,并示意她继续动作,另一只手按下了转接开关,让手机直接接通。
「你现在在哪边?」是老妈不悦的声音
「还在外面等等才会回去」
「搞什么这么久,整天在外游手好闲的,你等等顺便去接欢欢下课」欢欢是我姪女的小名
「嗯」我随口应了一句
「那什么声音」车内的可以说相当安静,静到连嫂子吸允肉棒的口水声都传了过去
「声音?」我装傻的问着,而嫂子的身体被吓的抖了一下
「就像是滋滋呜呜的声音」
「不知道手机杂讯吧」
「好了不多讲了,你把你嫂子带出去,她的工作都变成我来做忙死了,记得时间到了一定要去接欢欢」
「好」我把电话挂上
「这样也挺刺激的是不是,想一想等等欢欢还会坐上这辆妈妈帮別人口交的车上,用着充满精液味道的嘴巴她说话」我一边说着一边感受到我裤子上温热的泪滴
「喔~喔要射啰、要射啰!!」沒多久我再度抓起她的头冲刺起来
最后我硬是把她的头压到了最底,龟头插入了喉咙中,也堵住了气管的畅通,精液一股一股的射入,有些顺着食道进入了胃里,有些则是喷到了气管上,直到射精完成后我才抽出了肉棒。
「咳咳咳………….噁咳!咳!咳!……」嫂子痛苦的咳着
休息一阵子后,我抓住她吻去了她的泪,并且温柔的拍了拍她背部,最后我在她耳边小声的说。
「明敏我爱妳」
我说出了长久以来藏在我内心的秘密,她不敢置信的看着我,但我沒有给她回应我的机会,就发动车子自顾自的开了出去。
到了幼稚园接了欢欢,上车后只见她一看到我就满是笑容的想钻到前座来,哥哥整天忙事业和花天酒地,而老妈虽然也对她很好,不过内心还是觉得想要个男孩,嫂子大多都在忙着做那些做不完的家事,结果我这个整天在家里又挺喜欢小孩的叔叔,很快就变成她最爱的玩伴。
「坐好!拉上安全带」不过有时为了安全,我也会摆出严厉的脸孔
「喔」欢欢乖乖的拉上安全带
「先绕去买个冰淇淋再回家吧」
「嗯嗯!」欢欢高兴的点点头
买好了冰淇淋,欢欢也就安静下来吃着,沒多久突然开口问了一下。
「妈妈妳沒买喔?要不要吃我的」欢欢吃了一球后问着
「不用了妈妈不喜欢吃冰的,妳吃就好了」我看了嫂子一眼,明白她是因为嘴里的精液味,所以不想再吃其他东西
回家后嫂子免不了挨了顿念,而我则是继续做自己的事情,等到晚饭弄好才再出来,晚餐时间基本上哥哥都不会出现,大概都是九点后才会回来,妈妈就会不断的说哥哥为了这个家怎样又怎样的。
而实际上家里水电和菜钱开销大多都是我出的,有时嫂子还得跟我借支一下,想当然免不了被我一阵抽插,哥哥很少拿钱回家,从小被大小眼惯了的我,其实也见怪不怪了。
吃完饭嫂子处理好善后,帮姪女洗完了澡,欢欢就缠住了妈妈吵着要出去买甜食吃,妈妈禁不住撒娇也就只能带她出去,这让我抓到了少许时间,当嫂子帮我放好洗澡水叫我洗澡的时候,她也被我一起拖了进来。
「唉~等等」
「好久沒有让你湿着身子幹妳了」我拿着水就往她身上泼
「別鬧等等妈妈和欢欢很快就会回来」嫂子用两手挡在身前,但根本就沒有用处
湿透了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,把身体的曲缐给显现出来,湿淋淋的秀髮透出性感,看得我下面硬得忍不下去,我快速的脱光了衣服,接着将她推进了浴缸里,浴缸的水不停溅出,水声、叫声不断传到客厅,沒多久就听到重重发出了啪!啪!啪!啪!,嫂子吸满水的衣服被我一件件的丢到磁砖上。
「不要这已经是第三次了,喔~~不可以再来了」嫂子的阴道再度被我的肉棒给侵犯
「配合一点,拖太久真的会被发现喔」我这样跟她说,她也就不再反抗
几分钟后我在她体内射出浓厚的精液,同时嫂子颤抖的身体也流下了高潮(屈辱)的眼泪,不过沒有时间让我们沉浸在淫慾之中,现实很快就把我们叫唤回来,为了节省时间,我洗着头髮时,嫂子就帮我擦背、洗身体,甚至是洗着刚才进到她体内的硬物。等我洗好出浴室后,我才回到房间喘了口气,而在此同时嫂子也是躺在浴缸中喘息以及哭泣着。
之后妈妈和欢欢回来了,但她们丝毫都沒有看出异状,当嫂子走出浴室时,脸上看不出任何异状,这是嫂子的优点,或许也是我喜欢和厌恶的矛盾点,哭过就马上坚强的继续过日子,可我内心深处却期待着她反抗,不只是对我甚至是对哥哥和妈妈的对待而反抗。
等大部分的家事都弄好后,嫂子进到了我的房间,她很少会在这个时间进来。
「安宇我想拜託你去药局帮我买事后避孕的药」因为沒预料到我会在这个时间幹她,沒有事先吃好药
「今天很危险吗?」
「不是可我怕像上次那样」
上次……我也是在不对的时间硬是强暴了嫂子,之后嫂子就有了身孕,虽然我想说把他当作哥哥的小孩生下来,但嫂子死活就是不答应,大概是哥哥都沒碰她却有了小孩会被怀疑,也有可能是嫂子不想伤害自己的丈夫吧。
「好吧,我现在就出去」
要出门时哥哥正好喝得烂醉回来,我正好用着去买醒酒药的理由出门。
「明敏妳跟他去,不然他又不知道会鬼混多久才回来」妈妈倒了杯水给哥哥喝
虽然药局沒有很远,但我却还是开车出门,当然沒有多久就把药买好了,回到车上后嫂子急忙拆开了药盒,却看到水瓶已经在我手上。
「水给我,我要吃药」
「嗯~给妳可以,不过我要点奖励才行」
「你哥哥还在家里等,而且今天已经很多次了」她明白我要的奖赏是什么
「这样好了,我要妳主动骑到我身上,用妳的身体磨蹭我,让我亲妳5分钟就把水给妳」我把椅背给放了下来,满脸得意的看着她
嫂子徬徨的看了看我,确定我不是跟她开玩笑的,只好把药盒放着解开了安全带,骑上我的身体,我看着眼前的女人是那么的诱人,在我眼中什么名媛、女优通通比不上我眼前的嫂子,在我的眼中她是最美丽的存在。
「是这样吗?」嫂子趴到了我胸口,并且前后的摇动身体
「有感受到吗?我对妳有了反应」我的硬物顶在她的腹腔
「嗯」嫂子不知道该怎么说,只好应了我一声
「来接吻吧」我贴住了她的双唇,舌头钻入了她口中侵犯着
我盡情的享受着这5分钟,把怀中的女人想像成我的妻子,是属于我的女人,忍不住的抱住她翻过了身,虽然隔着衣服却还是像在幹她似的顶着她的下腹,而嫂子竟迎合着我,但5分钟过了,我的慾望沒有发洩出来,就像现实一样,她终究是我哥哥的女人,我停下了动作准备让她回到座位上。
「你想要吗?」她说着我不敢置信的话
「但妳是我哥哥的女人」
「再给你5分钟,这5分钟我不属于你哥哥」她微微的将裙子拉上
我急忙的拉开了拉鍊,而她则是让我进入她体内用力的抽插着,车子开始随着我们的动作而晃动,5分钟过了,我们两人都装成不知道似的,就像我们两人都捨不得离开这一刻,在我射入她体内时心里感到满足,但同时又因失去她感到失落。
嫂子抽了张卫生纸擦拭着我们的下体,我则是整理着两人凌乱的仪容,最后我在她唇上轻吻了一下。
「明敏姐我爱妳」这是我内心的真话,但她沒有像在下午时候想跟我确认,因为她知道这是真的
接着我把水瓶拿给她,等她吃下了药后才开车回家,回去后当然还是被念了几句,而事实上,就算我们再怎么快回去,妈还是会有话说。
一个月后我们还是像平常一样过着日子,那一晚上的嫂子像是消失一样,每次我想要她的时候,还是不免一番推託和拉扯,但我倒是不讨厌就是了,每次看到那不愿意的表情还是会让我想征服她,就算只是得到她的肉体也好。
嫂子两颊流着眼泪,熟练的收缩着阴道,将不该存在她体内的精液排出,当整理好之后,还得摆出笑容问着我早餐要吃什么。
「吃妳」每天我都是这个答案
「嗯」嫂子对于回答不出来的话都会轻声带过
「那就是可以啰」我鬧起了她
原本穿上的裙子又被拉了下来,我两手捏着嫂子的臀部。
「坦白说我觉得妳太瘦了得多吃一点才行」过瘦的身材至少让嫂子少了一个罩杯
「別鬧了!妈快回来了,衣服也都还沒洗呢」嫂子紧抓着裙子不让我整个拉掉
挣扎了一阵子后,我也玩鬧够了才放开嫂子让她做家事去,而我今天有案子要结案要去客户那边跑一趟,吃完早餐弄一弄就出门了,等到回家已经是晚上了。
「真沒想到哥今天还真早」回来时也才7点,沒想到哥先回来了
「叔叔」刚进玄关欢欢就冲过来抱住我的脚
「怎么有客人来吗?」
「嗯嗯,爸爸带了名阿姨回来,但奶奶不让我进客厅」我心里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事情
我把姪女带回房间安抚好,就走到了客厅看看情况,基本上就一名女的坐在哥哥身旁,身体靠在哥哥身上,而妈妈坐在对面,嫂子则是站在妈妈后面低着头。
「所以她的肚子里有了孩子,而且还是男的」妈妈问着哥哥
「今天去检查过了医生说确定是名男孩沒错」那女的看来大约二十初头,除了年轻貌美之外,也挺会打扮的
「那可太好了,她的肚子里有我的金孙」妈妈高兴得跳了起来
「那么嫂子呢?」我开口了,我看嫂子都沒有开口
「离婚啰,不过如果妳想继续住在这边照顾欢欢,我也不会反对,妳就搬过去跟欢欢睡吧」哥哥毫不在意的说出伤人的话
「你说什么屁话!!」一股怒气灌到了头顶上
瞬间就冲了上去,两个人扭打在一起,身边传来尖叫声要我们住手,我抓着他的领带拉扯,另一手不断的往他的脸招唿,不到一分钟他就被我打得鼻血直流,最后妈妈跟那个女人带着他去医院处理。
「你不用这样的」等一切平静后,嫂子拿着冰袋冰敷着我的手
「他不要妳,我要妳,妳跟欢欢和我搬出去住好吗?」
「不」嫂子摇摇头
「为什么?难道直到现在妳还爱着他」我生气的问着
「欢欢需要爸爸,而他就是我丈夫啊!」嫂子无奈的说
「一个毫不在意她的爸爸吗?比起我,他跟欢欢相处的时间连我的十分之一都不到」我大吼着
「不是那个问题」
「难道他就那么好,难道我就不可以吗?」在愤怒之中我说出了心里话
嫂子低着头不回应我,我心冷了,原来我在她心里永远比不上那个对她不理不睬的哥哥,我推开了冰袋回到了房间开始打包了起来,沒多久她也跟了进来。
「你在做什么?」她问着
「我要离开这里」基本上我拿几件换洗的衣服和身份文件、存簿印章等就沒有问题了
「你不该离开这个家」
「该离开的人不离开,那我这个不该离开的人离开又怎了」我提着行李撞开了嫂子,开了门就往车库走去
我把行李丢进车里,当我坐进车里发动了引擎后,嫂子开了车门坐到了副驾驶座上。
「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出去乱跑」
「随便妳」油门一踏就开了出去